中国画的写意精神

2016-04-26

谈先施

 

    中国画从原始岩画到当代中国画,“写意精神”贯穿始终,形成其艺术特质和独特的绘画体系。千百年来,不论中国画艺术的历史如何呈现出变化无穷的瑰丽风姿,工笔画也好,写意画也好,但万变不离其宗,那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深层哲理内涵的儒、道、老庄哲学长期主导并影响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和社会生活。中国的诗、书、画、戏剧等文学艺术均呈现出鲜明的“写意精神”,并带来超越现实的、象征的、变形的、抽象的、表现的等复杂多变的形式演进,中国画更是其突出的代表。老子的玄思,庄子的超然,禅学的空灵,不仅成为千百年中国画艺术之灵魂,更使其创作受情感与精神的支配,“借花将人意”,超越客观和现实的限制,通过“写意精神”这种鲜明的思维方式予以表达。

      所谓“写意精神”是指在创作中所采取的以 主观情感为主导的创造性艺术活动和思维方式,画家通过对现实生活和客观物象的深入观察、体会、分析和研究提炼并创造出具有典型象征意义的艺术形象,以主观情感的“写意精神”为先导,“意在笔先,象生其后”,“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强调主观情感对事物的能动和主导作用。

   “写意精神”主导整个中国画创作过程,是中国画创作的灵魂之所在。中国画家在进行创作时,总是以“写意”为主导,以自己的主观情感去感受外在的物象,外在物象总是属于“意”的统辖之中,不是单纯地模仿自然,而是在对自然物象深刻理解的基础上进行主观创造,达到“感悟生命,抒情表意”的目的。一方面将“物”情感化,另一方面将“意”对象化,“物我交融,天人合一”,“眼中之竹”演绎为“胸中之竹”,带有画家强烈个人情感,经过经营构思提炼熔冶,“胸中勃勃,遂有画意”随机应变而迹化,由此而出现气韵生动,散点透视,随类赋彩等各种“传神”的创作形式和优秀作品。艺术创作不是以主观去追求客观,而是强调对生命活力与作者之心灵世界的融合,以达到神形兼备,物我交融,借花将人意的目的,由此其作品才能格高韵雅,生动传神。

    在中国画领域,就字面意思理解,长期存在将“工笔画”与“写意画”对立的状态,殊不知“写意精神”是中国画之灵魂,同样贯穿于工笔画创作之始终,审美本质是殊途同归,同样要求境界高远,传神写意,气韵生动。大量画家、理论家纠缠于其中,其实任何工具、材料的不同画种均创作了优秀的艺术作品,工具、材料是为人服务的,画家的文化修养不同,作品才有高下之分。工笔画的“工、板、死”,大量的写意画中同样存在。境界高远,传神写意的工笔经典作品自古以来举不胜举,《洛神赋图》中用行云流水般游丝描表现若即若离的洛神娇弱轻盈之态;《虢国夫人游春图》游春却不画春景,不见鸟语花香,通过人物神情动态、马匹的轻快节奏即表现出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的气氛,给人无限想象空间;北宋崔白的《寒雀图》全幅一枝弯曲老树、枝头雀跃栖宿,没有时间背景,通过小鸟生动的构成关系,传达给人一幅清远凝练又极富生机的动人画面;李迪的《枯荷鶺鴒图》无一笔画水,通过荷叶的翻转,鸟的动势,残秆的塑造传达出一派淡秋疏荷,秋水无痕的情致;宋画中佚名的《出水芙蓉图》、《山茶霁雪图》、《果熟来禽图》等等一大批境界高远,传神写意的作品把中国画推向了一个高峰。明清以降,居廉、居巢的“撞水撞粉”没骨画法更是直接从视觉上打破了工笔画与写意画的界线,成为当代工笔画创作借鉴的经典。当代工笔画在水与色、水与墨之间“撞、泼、洒”等各种千变万化的技法应用,创造了当代工笔画新的辉煌。

    艺术的根本在于创造,“笔墨当随时代”,不论是工笔画也好写意画也好,只要我们把握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吃透传统,吞吐古今,融会中西,加强文学艺术修养,内容形式上独树一帜,从生活中汲取营养,敢于探索创新,璀璨的中国画艺术长河,随着一代代画家的努力,必将出现更多的艺术精英与精品。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