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雕“上品”必然“天艺”

2016-04-26

阳小慧

 

    关于在木雕领域里的根雕艺术,什么才是“上品” ?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本人认为,根雕艺术的“上品”必然“天艺”。也就是说,一件好的根雕作品必须是天意和人意无限的趋于接近,天工和人工的无限趋于统一的结果。

    根雕艺术首先在根。我们所运用的根无论是在生长的或暂时停止生长的,它的形成都受到自然(天工)的、长久的、复杂地影响。甚至无论人类是否利用这个根,这种影响都不会停止的。这也就是所谓“天”;可见这里的根不仅是我们的创作对象,还是我们的合作对象。换句话说根雕的艺术中的根---“天”的因素是前提性质的、是条件性的、并且是不可轻视的。

    根雕艺术其次就是雕---也就是我们人为的“艺”。人类用一定的工具使根赋予艺的行为也应该具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是想法或创意;二是手法或技法。这两方面的因素虽然看起来是人为的后天的,但是会对根雕的艺术产生决定性的效果。

    由此看来,在根雕艺术行为中,创作者如果充分运用好以上各种因素,最大限度地做到天意与人意的沟通和融合,做到天工和人工的无痕对接。这样的天艺所创作的艺术品必然是上品。

    有资料显示,在湖北省荆州博物馆发掘江陵县马山一号楚墓时,出现了我国战国时代的根雕作品“辟邪”。这件远古的“辟邪”造型似“虎头龙身”,四足还雕有蛇、雀、蛙、蝉等图案,呈行走之状,富有动势和神韵的特点。作品反映出古代根艺作品的自然形态和人工雕琢的技巧已经出现巧妙相融。另一方面楚人认为墓中有“辟邪”,可以驱邪驱鬼灭灾,保护墓主的安宁,把它当作一种镇墓兽,可看出古代的根艺家对根艺创作已具有了鲜明的思想感情,也说明了古代艺术创作同样注重“意赋予形”,即我们所说的天艺。

    几年以后,湖北荆沙铁路考古队在荆门市十里铺镇王场村包山墓地的挖掘中,从最大的一座包山二号楚墓里,发现我国战国时代比较精致的根艺作品“角形器”。作品形状的两只盘结而成的小螭痴,似如古代传说中没有角的龙一般。在这件远古作品中,艺术家针对这种天然根,依形度势,只是略在局部地方加以雕刻螭头形象以及腹部的纹理。这样的创作思维和技法不仅突出自然之美,而且显示出人工技艺的精巧。

对于古代根雕,明代人溪澄还有这样的记述:“貌若无能,而巧夺天工……然其所以自喜者,又必用行之盘根错节,以不易刀斧为奇,经手胳剖磨之而逆得重价”。

     从根雕的源远流长的历史可以看出,根雕艺术始终集中在根和雕两个因素上。既强调“根”的天然因素和本性,又强调“雕”的人为因素和行为。也就是说自古以来评价根雕艺术的高低始终就是天艺的高低。

    进入到当今高速发展的经济和社会,人们对根雕的要求更苛求了。不仅天生的材料质地天工意味要好,还要越来越名贵;不仅要求艺术创作要精辟要精细,还要要求创作者更有名望。但是,总的说来还是天意和人艺的要求。

    毫无疑问,我们可以推断根雕艺术的上品总是因“天艺”所致。然而,完成天艺的过程却是复杂的、艰难的。根的天然意境一般很隐蔽,就算你发现了也不一定完全读懂。因此,根的艺术创作也只能是尽可能的,最大限度的去做到天艺。所以,现实中是没有绝对的上品,只有相对的上品。

    历史在前进、社会在变化、人类在发展,然而,根雕艺术的上品必然是天艺的结论却是永恒的。